库里的赞助商美国运动品牌安德玛收获颇丰,王逢陈在伦敦创立了个人男装品牌FENG

发布时间:2019-12-11  栏目:新京葡服装服饰  评论:0 Comments

图片 1

意大利服装集团Benetton Group
Srl贝纳通继续重组,集团对南韩的业务进行了回购,以期在亚洲市场进一步扩张。

6月17日,NBA总决赛打响第六场比赛,勇士队能否卫冕冠军,不光亿万球迷关注,也牵动着赞助商的心。

时间已经是英国的凌晨五点,身在伦敦的王逢陈没有睡着觉。

图片 2

目前,勇士当家球星斯蒂芬·库里已是总决赛MVP最有力的竞争者。库里率领的勇士队在2015/2016赛季打破NBA多项纪录,这也让“押宝”库里的赞助商美国运动品牌安德玛收获颇丰。三年时间,安德玛的市值增长近百亿美元。2013年底,安德玛以每年约500万美元的价格签约当时脚踝受伤的库里。此后,库里的职业生涯发生巨大转变,一跃成为NBA巨星。库里的成功,也为安德玛带来巨大收益。

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大局已定,对此带来的经济和贸易政策变动,将左右王逢陈是否要继续留在伦敦经营品牌的决定。王逢陈在伦敦创立了个人男装品牌FENG
CHEN
WANG,以英镑标价。而英国脱欧公投造成6月23日英镑大跌,兑人民币汇率跌破九,创下三十年新低。

Benetton Group
Srl贝纳通在韩国有300间门店,年销售约1.5亿欧元,该市场亦是集团除印度外的第二大重要国际市场。据悉,收回经营权后,有助于集团统一管理,加强零售网路的品牌建设。

据外媒报道,去年勇士征战季后赛的第二季度,安德玛的篮球鞋销售额飙升了754%。2016年初,安德玛公司市值一度超过200亿美元,较2013年底的百亿美元翻番。

不仅王逢陈,对于更多在英国创立品牌的时装设计师而言,未来英镑汇率的走向、贸易规则的重新制定、英国的投资前景都会影响品牌们能否顺利继续壮大。

Benetton Group
Srl贝纳通在韩国主要运营有同名品牌Benetton贝纳通和Sisley,上述两大品牌也是集团重组计划中重点聚焦的品牌。上任刚刚满两年的Benetton
Group
Srl贝纳通首席执行官MarcoAiroldi表示,希望藉此巩固品牌在亚洲市场的地位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安德玛已超越阿迪达斯,成为北美球鞋市场第二名,且已开始瞄准中国市场。但目前其主要市场仍在美国,中国市场的布局还相对薄弱,与竞争对手耐克、阿迪达斯在中国市场占有率的差距不小。

设计师们普遍认为英国留在欧盟,能更好地解决生产、销售、出口等工作,而海外市场对于时装设计师来说举足轻重,因此无怪乎在早前英国时装协会主持的一次调查中,290名受访设计师中有90%都支持留欧。在刚刚结束的伦敦2017春夏男装周上,脱欧还是留欧,已经成为设计风格之外的另一个重要讨论话题。

Benetton Group
Srl贝纳通的上述重组计划从2013年底开始,由于该集团2013财年录得十一年来的首次亏损,集团痛下决心进行重组,并发布截止本年度末止的三年重组计划,计划的核心则是结束PLAYLIFE、KillerLoop和Jean’West等多个品牌的业务,专注发展核心品牌UnitedColorsofBenetton和Sisley。与此同时,家族继承人Alessandro
Benetton卸任主席一职交棒给GianniMion,意味着集团50年历史以来首次由非Benetton贝纳通家族成员领导;而集团首席执行官也由Biagio
Chiarolanza换成Marco Airoldi。

库里带动球鞋销量猛增

年轻设计师们的担忧不无道理。随着越来越多品牌的男装发布会和女装发布会合并,伦敦时装周的走秀规模正在变得越来也紧缩。加上Tom
Ford等大牌设计师不再在伦敦发布新设计,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,伦敦设计师们更要面临媒体关注度下滑的问题。英国脱欧之后,有可能将有更多设计师离开伦敦,转战巴黎或者米兰。

据数据显示,在重组后,2015财年Benetton Group
Srl贝纳通盈利得到改善,不过整体收入还是没有起色。2015财年,Benetton
Group
Srl贝纳通集团收入同比下跌1.2%至15.29亿欧元;核心利润EBITDA按年大涨34.5%至5400万欧元,去年同期为4000万欧元。受惠于直营渠道6%的可比销售增长,营业利润实现200万欧元,而2014年录得营业亏损1700万欧元。净亏损亦从前一年的9100万欧元大幅缩窄一半至4600万欧元,当中包含1800万欧元的税务及2100万欧元的一次性开支。集团期望今年可能扭亏为盈。

一直以来,以球星代言带动销售都是运动品牌惯用的营销手段。安德玛三年前“押宝”库里,如今看来无疑是收获颇丰。

图片 3

截止2015年底,Benetton Group Srl贝纳通全球门店网络依然拥有5000间。

库里是当今NBA最红的巨星之一。过去三年间两夺常规赛MVP,并带队获得2015年NBA总冠军。而在三年前,由于脚踝受伤,库里出战不多,耐克为其开出了每年250万美元的续约合同。库里拒绝耐克后于2013年底转投安德玛。此后,他打破多项NBA纪录,其商业价值如火箭般飙升,赞助商安德玛的名气随之提高。

大型时装集团的立场同样鲜明。

去年夺得NBA总决赛冠军后,库里代言的球鞋销售也大幅提高。安德玛披露的2015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,该季度公司球鞋销售额达1.668亿美元,是2014年同期8580万美元的两倍。公司2015全年收入总计达到39.633亿美元,增长了近10亿美元,同比增幅达到28%。

举行全民公投前,Burberry集团主席Sir John Peace和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
Bailey向员工发出了一封内部邮件,提醒员工考虑脱欧将会对Burberry集团造成的打击。为了表示对脱欧将会对投资、就业和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的担忧,早在今年2月,John
Peace和Christopher
Bailey在一封给《泰晤士报》的“反脱欧”公开信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同时签字的还有玛莎百货主席Stuart
Rose。

对此,摩根士丹利投资公司专家索尔曾分析称,“库里现在是NBA人气最高的球员,孩子们都愿意去买他代言的鞋,这并不是出于认同安德玛品牌的心理,而是因为球员本身。”

图片 4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梳理发现,在纽交所上市的安德玛,2013年底与库里完成签约时,其市值大约在100亿美元左右,到了2016年初公司市值一度超过200亿美元,市值上涨近100亿美元。

不过彼之蜜糖,吾之砒霜。意大利和法国的高级时装品牌却觉得英国脱欧对它们来说是个机遇——尽管根据意大利奢侈品行业协会的数据,英国公司在全球奢侈品市场的份额大约只占7%。

进入2016年,安德玛的业绩仍保持高增长。据安德玛财报显示,今年第一季度收入10.5亿美元,相比去年同期的8.05亿美元增长了30%。安德玛在2016年一季报中也特别提及,库里签名鞋销量暴涨,为其市场销售带来直接贡献。

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公投只是英国脱欧路上的第一步,接下来还得英国国会通过新法,以及英国需要和欧盟达成逐步脱离协议等,中间至少还需要几年的时间。在此之前,英国仍然需要承担欧盟公约下的义务。所以设计师们,你们还有时间好好观望和掂量。

今年NBA总决赛即将落幕,库里的球场成绩能否再次直接转化为商业价值?“押宝”库里的安德玛还能否创造神话?留给外界很多想象空间。

开拓中国市场面临劲敌

在美国市场上风生水起,安德玛创始人兼CEO凯文·普兰克并不满足,已瞄准中国市场。2015年他提出,未来5至10年内,中国是安德玛重点进军的市场,将力争把中国发展成为集团第二大自营市场。

虽然已成为全美销量第二的运动品牌,但在中国安德玛仍被视作“小众”产品,许多消费者对其认知还十分有限。有业内专家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分析称,攻克中国市场对安德玛来说,不会像北美市场那样容易,因为耐克、阿迪已深耕中国市场二十年,安德玛整个品牌历史也仅有二十年左右,短期内很难撼动巨头们的地位。

欧睿咨询提供的市场数据显示:2014年安德玛在中国运动用品市场的份额仅为0.4%,在各类品牌中排名第25位。

关键之道体育咨询有限公司CEO张庆认为,在中国市场,安德玛除了品牌推广力度较弱以外,在渠道拓展上也有很大的提升空间,“产品要让老百姓有所感知和接触。”

公开数据显示,目前阿迪达斯在中国拥有门店及专柜数量总计近9000家,而安德玛的门店数量约70家。据《华尔街日报》近日报道,在2016年底前,安德玛计划在亚洲新开200家门店,其中2/3将会设在中国。

新晋运动品牌,面临如何提升知名度以及进一步打开中国市场的问题。记者注意到,CBA与李宁5年20亿元的赞助合同将于明年到期。此前有消息传出,称安德玛有意取代李宁,向CBA提出了每年6亿元的赞助报价。

张庆认为,外国品牌想在中国提升品牌知名度,争取赞助CBA不失为一个好选择。但中国品牌李宁、安踏等潜在竞标对手也十分强劲,安德玛即使有意,能否拿下CBA赞助也是未知数。

面对阿迪、耐克等巨头,以及中国运动品牌的竞争,安德玛如何突破重围也是一个问题。在其主打的紧身衣市场上,安德玛的同类产品价格往往比耐克高出100元左右。有业内专家就表示,在功能性没有突出特点的情况下,安德玛的产品价格偏高,难以获得消费者忠诚度。

张庆也认为,“安德玛的价位在目前的大众市场上较高,产品更偏高端本身就是门槛。较高的售价可能会让安德玛在短期内无法被中国市场广泛认知。“

为了解更多详情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多次通过邮件联系安德玛美国总部,并致电其中国区工作人员,但截至发稿均未获得回应。

相关文章

留下评论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