预计第二季持续经营业务净利润同比增长99%至2.91亿欧元,根据今年4 月Prada

发布时间:2019-12-11  栏目:企业概况  评论:0 Comments

过去一个月,Prada 连开了两家新店,另外还翻新了两家旗舰店。

德国运动品牌Adidas上调第二季度利润目标,预计第二季持续经营业务净利润同比增长99%至2.91亿欧元,每股基本盈利同比升1倍至1.45欧元。

从街区外表看上去,香港葵涌似乎跟潮流没什么关系,这里旧工厂大厦林立,但却是潮流资讯网站Hypebeast的办公室所在地。Hypebeast是什么?如果在潮人们圈子里问“平时必看的网站有哪里几个”,Hypebeast一定会是其中之一。

新店位于莫斯科红场旁的 GUM Mall
购物广场,以及苏黎世中心购物区的班霍夫大街。翻新的店面则都在中国国内,分别是其
2002 年在香港广东道开设的品牌旗舰店,以及上海恒隆广场门店。

公司指出,第二季度销售同比增长13%至44亿欧元,营业利润上涨77%至4.14亿欧元。另外,公司也上调了2016年度业绩预测,预计持续经营业务净利润同比上涨35%至39%,即在9.75亿至10亿欧元之间,公司早前预计持续经营业务净利润同比增长25%。

2005年,在加拿大读书的马柏荣还是个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,出于兴趣建立了一个发布潮流信息的博客Hypebeast。2016年4月,团队已经扩大至120个人的Hypebeast在香港上市,此前,Hypebeast从未进行过融资。根据上市招股书数据显示,2015财年Hypebeast的总营收大约为9900万港元。

与该品牌近几年的表现相比,这样的速度已经算是放缓。从 2012 年起,Prada
的门店策略一直比较激进。它在包括巴西、俄罗斯、印度、中国和南非在内的新兴市场一共开设了
260 家门店。2014 年,新增店面达 54 个。截止今年 1
月,其全球门店总数已达到 618 个 。

受经典Stan
Smith以及全新推出的NMD系列鞋款强劲的表现所推动,Adidas迎来全新的增长期,销售额与净利润均录得高双位数增长。近一年来公司股价已暴涨130%,远远跑赢Nike和Under
Armour。

一开始,马柏荣没想过自己单打独斗做的网站能赚到什么钱。收集球鞋是他极大的一项兴趣爱好,阅读大量的潮流杂志、深夜排队买限量版球鞋,这些一个球鞋发烧友必做的事情马柏荣都做过。可读了那么那多杂志,却找不到一个能集齐所有潮流资讯的网站?也许这个需求是生于1982年的马柏荣和他的同龄人都渴求的。马柏荣决定自己动手,于是有了英文版的Hypebeast。

对于任何一个高端奢侈品牌而言,过度曝光都不算好事,尤其是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。“随处可见是致命的,”零售分析师、FIT
教授 Robin Lewis 在与 racked.com
的采访中谈到,“问题是等品牌意识到自己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时,一切可能已经结束了。”

有分析师认为,Nike的领头优势已遭削弱,这可能给予Adidas以复苏的希望,分析师相信耐克的利润率很可能已经见顶,品牌的收入潜力也被看空。根据Nike发布的第四季度财报,第四财季总收入为82.4亿美元,不及华尔街预期的82.6亿美元,这已是Nike连续两个季度收入不达预期。

十一年前,杂志在潮流资讯上还拥有话语权,但网站已经逐渐兴起。与Hypebeast同一年出现的还有德国潮流网站Highsnobiety。换作今天,大学生创业的案例比比皆是,不过大学毕业之后的马柏荣还是做了一阵子的上班族。

根据今年4 月Prada
公布的2015年财报数据,其利润同比下滑27%,创下五年来的历史新低。其中,公司排名高的品类——皮革制品营收同比下滑
10%,手袋产品在亚洲的销售情况尤为低迷。它在美国市场的表现同样不佳,经由第三方零售商的批发业务缩水了
21%,直营销售额同比跌幅则达到 7%。

Adidas负责人表示,公司的成功归功于品牌的内部重组直接影响销售,公司也曾受到美国两大运动品牌Nike和Under
Armour争夺市场份额的紧逼,2015年Adidas意识到公司不能在坐以待毙,便制定了一个五年计划,其中包括制造机器人和关注运动员代言。Adidas首席营销官Eric
Liedtke强调,品牌必须重置一个新操作模式,Adidas是一间大型公司,品牌早前太过于关注内部流程而渐渐迷失。有权威人士认为,这家德国运动品牌零售商现在正变得酷起来。

“很早上班,晚上更新到凌晨一两点才睡觉,又起来上班,这些每天重新再来一遍。大概持续了半年之后,发现我的网站收入已经和全职工作差不多,可以在家工作了,不用再穿西装上班了。”马柏荣对界面说。

除了过度曝光,Prada 在产品创新上的表现也为人诟病。10
年前上映的《穿普拉达的女王》曾经见证了这个品牌在 2001 年至 2009
年的好时光。到了 2011 年,Prada 赴港上市后,它的产品策略就显得比
Chanel、Goyard
等私营品牌更为保守。尽管产品数量充足,但令人印象深刻的设计似乎仍然只有杀手包、竹节包等几款。

早前Adidas与Kanye
West合作推出的Yeezy运动鞋获得空前的成功,不少分析师认为,Adidas自推出Boost跑鞋后,重新定义消费者心中原来对于跑鞋的理解,并进一步促进公司的销售业绩。

马柏荣
给了他信心的是当时Google的一项名为Google
Adsense的工具,把之嵌入网站的代码就能在你的网站上出现品牌们在Google上投放的广告,而这些广告每在你的网站上被点击一次,Google便与你分帐。一开始收益很少,仅仅够覆盖Hypebeast每个月20美元的服务器租赁费。但是上线半年后,Hypebeast的日访问量就达到了1万人次,由于以英语写就,读者大多数来自美国和加拿大。

“曾经有一段时间 Prada
一直在发布真正意义上的新产品。但过去几年产品更新速度放缓,后果已经显现。”
A.T. Kearney 零售分析师 Hana Ben Shabbat 说。

Adidas北美区总裁Mark
King表示,一切都有可能,因为公司正放弃老套陈旧的做法加速前行。根据Adidas发布的初步业绩数据显示,截止至3月31日的季度,集团净利润猛涨38%至3.5亿欧元,销售额增长17%至48亿欧元,营业利润增长35%至4.9亿欧元。

马柏荣还记得早期的一件事,让他感受到了一开始的成就感。马柏荣那会儿还在加拿大,有一天凌晨去排队买球鞋,队伍前面有两个男生在聊天,其中一个人问另一个人,“你有在Hypebeast上看到他们介绍这双鞋吗?”

现在,低迷的业绩表现终于让 Prada
意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。它开始放缓开店速度,将重心放在优化零售网络和购物空间上。新开设的苏黎世店和翻新后的上海恒隆广场内,均增设了定制服务,接入
Wifi 及其他数字服务。

“我心里’哦’了一下,还挺开心的。”马柏荣说。

集团战略营销总监 Stefano Cantino
在上周五的香港旗舰店开业仪式上表示,新店面反映出公司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新战略。“和过去不同,现在店铺的目标是为消费者创造一种更亲近、更个性化、更独特的购物体验。”

十一年之后的Hypebeast早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架构简单的学生业余爱好作品。在英文版之外,它又有了繁体中文版、简体中文版和日文版。业务版图也从针对男性的Hypebeast,先后扩张推出针对女性的网站Popbee、音乐网站Hypetrak、售卖潮牌的电商网站HBX、纸质版杂志《Hypebeast》。曾经有传言,沈嘉伟的I.T.集团一度试图收购Hypebeast,但Hypebeast拒绝了这一要约。

此外,Canitno 还在 4
月对媒体表示,该品牌将关闭部分门店,同时将不同地区间的新品差价缩小至
10%。它们计划推出更多售价在 1200 欧元至 1400
元的新包袋,并且在未来两年将电子商务平台的销量翻一番。7 月 15 日,Prada
在 Net-a-Porter
上刚刚开售,上架的商品包括包袋、鞋履、皮制饰品,以及早秋秀场女装等。今年
10 月,它还计划进驻
Snapchat,在社会化营销上做更多尝试,目标可能是更年轻的群体。

6月,Hypebeast的2016财报公布,整体营收大约为1.5亿港元。而Hypebeast的每月独立访问数达到410万,Popbee的这一数字则为29.2万。假如和今日头条的5亿用户相比,这组数字算上不上多惊人。但从垂直网站Hypebeast所经历的时间节点上看,我们能发现一些潮流消费趋势的变化。

迟做总比不做好,只是时尚行业中危险的就是追赶潮流。相比之下,Gucci 和
Louis Vuitton 等的变化显得更迅速些。Gucci 的新创意总监 Alessandro
Michele 已经带来更多年轻化设计,而 Louis Vuitton 创意总监 Nicolas
Ghesquière 则通过二次元营销给品牌吸引了不少关注。

Prada 董事会主席 Carlo Mazzi 于 5
月透露,它们正在调整管理层结构,将于今年底前完成。目前,Patrizio
Bertelli 和他的妻子 Miuccia Prada 共同担任 CEO 一职,Miucci
同时还担任创意总监。两人均已年近 70。

相关文章

留下评论

网站地图xml地图